去年六月的一天,兰溪水阁的老同学邀请我到他家过六月初一,因为那天是他村的节日,我这才想起来,我老家也是六月初一过节。到衢州工作生活已经三十年了,一直没回老家过过农历六月初一,现在回想起小时候老家的“过节”的童年往事,颇令人回味。
  
  记得老家兰溪一带,很多村都有自己的节日。我们水阁村的节日是六月初一那天,我小姑姑家东叶村是六月初三,二姑家马分桥是六月初八。
  
  当时农村人基本上都没有外出打工,我想先辈们约定出自己村的节日,目的是走亲访友,在农闲时分串串门,联络联络感情,还能吃上一顿平时吃不到的美味佳肴和美酒,一举多得。
  
  记得小时候,到了六月初一那天,我父亲的很多外甥都会来我们家,那时候大家条件都不好,但是有客人来,都会尽力多准备些菜,买些猪肉,烧上些好菜。由于来的客人较多,我家和大伯家在中饭和点心时会分别招待客人,每家一桌客人,用的是八仙桌,只能坐八个人。客人来时,我们小孩都不能上桌,只有客人吃好后,我们才能吃饭。这巳经成规矩了,现在的孩子已经体会不到这种感受。
  
  六月初三,父亲会带着我们去东叶村小姑家。早上母亲会找出一年一套的出客衣——那时的出客衣也就是没明显有补丁的衣服——给我们穿上。东叶村离我村十里路,要走一个小时。一路上我们兄弟俩都很开心,有时父亲还讲些故事我们听,不知不觉就到了小姑家,当客人了,我们就能和大人一起上桌吃饭。路上父亲会教导我们,到了亲戚家,什么菜能吃,什么菜不能吃。我们也会听父亲的话,一般鸡肉不能去夹,粉丝和蔬菜可以吃。
  
  有一次,从东叶回家时刚好下着暴雨,河水漫过了道路,连路都看不清,父亲把我们一个个背了过去。
  
  六月初八,父亲又带我们到马分桥二姑家过节,路程也是十里山路,一个岭就有四五里。二姑姑每次都特别客气,在二姑家还能吃上老南瓜和葵花籽,还经常带些回来给我母亲吃。
  
  二姑家我们最喜欢去了,有五个表哥一个表姐和表妹。几个年龄大点的表哥还会带着我们到他家门口的小溪玩水。夏天的溪水凉爽,清澈见底,一群群小鱼游来游去,还能看见石头缝隙里的小螃蟹。我不怕,常去抓螃蟹玩,玩得真开心。但有件事我最怕,几个大表哥经常会与我开玩笑,要把表妹嫁给我当老婆,每当提起这件事,我就吓得连忙跑走。
  
  小时候农村过节的这些往事,早已时过境迁。如今大家条件都好了,有了私家车,出行也方便,但很多亲戚都在外务工,难得一聚,时间一长,亲情反而没有以前浓了。
  
  说实话,我还是喜欢小时候农村的“过节”情景,那份热闹,那份亲情,让我深深值得怀念和留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