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大洲镇,向南驱车,见青山逶迤,向山而行,过花圩埂,山路渐渐起伏,罗樟源进入眼帘。滩石凌乱,溪水浅浅,顺水极目远望,一道大坝横卧两山之间,这便是罗樟源水库了。
  
  山路呈现70度陡坡,急拐过山角,大坝上金灿灿的罗樟源水库几个大字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而尤为醒目的便是“谢高华题”的金字,水库一侧的山属于仙霞之脉,山高谷深,大山的另一边就是小湖南,小湖南大坝是在谢高华同志的带领下建造起来的。在衢州,只要看到大坝,就会想起谢高华,我想这便是谢老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和记忆吧。
  
  罗樟源是衢江区“五龙”之一,相传旧时“五龙”平日深居山林,它们分别是下山溪的深塘源,上山溪的罗樟源,邵源的漴源溪,铜山溪的杜泽郡,芝溪的大麦源,每年端午节都会在高家镇盈川村,共赴东海为龙王祝寿,这五龙修养极好,每每聚会,从不惊动两岸百姓,以波平浪静的姿态前往龙王府。
  
  罗樟源还是大洲的“五源”之一,罗樟源、小丘源、济源、深塘源、桐子源“五源”清水潺潺,纵横穿流,给大洲这个佛教古镇增添了不少水光山色。罗樟源自渔沧始,流经浙西兰花村板固,途径三衢第一悬空寺(白岩仙洞)所在地外焦村, 顺殿边村一路而下,域内青山绿水、峡谷幽深,长达23公里,流域面积达100多平方公里。
  
  据考证,大洲镇的现址是罗樟源原来的河道,旧时大洲镇以驻地为名,唐代时称汪家村,又名荆溪,后因山洪爆发,东溪淤塞,源于渔沧的罗樟源溪水改道西流,原河道则成为陆中之洲,四面水清环绕,古称大洲为沧洲。
  
  婆婆家便在罗樟源支流的山腰上,十多年前,我和先生坐中巴进山时,路过罗樟源水库,最先看到的不是水库,而是那焦黑的山头。一场山林大火,让山岭变得光秃秃的,实在难看。十多年来,看着这黑乎乎的山头,一点点变绿,草木日渐葱茏,春日映山红在山间闪烁,如星星点灯。“十年树木”,而今水库旁山头的绿树已经高约数丈,绿色重新覆盖了这里曾经焦黑的土地,大自然真是造化钟神秀啊!
  
  驱车在山路上,看到罗樟源水库,便是正式进山了,从此山路十八弯,要不停按喇叭,提防对面车子开来。我很喜欢看这一汪水库,比起乌溪江水库的无边无际,这个水库四周青山环绕,,波澜不惊,透着一种如玉的温润。
  
  水库不大,一座多拱水泥桥横跨水库,这座桥还有一个故事。这里原来有一座横跨罗樟源东西的石墩木桥,名清溪桥,旧时乃衢州通向遂昌的重要关口。清溪桥建于1788年,后来山洪爆发,冲毁此桥,没有了桥之后,遂昌和衢州之间的交通极不方便。清嘉庆年间,“一家二代守寡捐造桥”的故事在坊间传为美谈。相传里人童行瑚妻留氏青年守寡,她的儿子童忠泮娶吴氏,不行儿子早逝,吴氏又守寡。婆媳二人觉得家里男丁早逝定是得罪了神仙,决定捐资做好事,为后辈男丁积福。于是,婆媳商议将省吃俭用卖山产所得的千金捐出用于修建清溪桥。后来随着交通的发展,石墩木桥改成水泥拱桥。
  
  罗樟源水库“尾巴”处有一村,唤作旧营,据说朱元璋当年攻打衢州城的时候,曾在这里安营扎寨,攻入衢州城后,便将此地命名为“旧营”,取其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”之彩头。每到夏日,这里便是天然浴场,碧绿的溪水,瓦蓝的天空,青翠的山竹,神仙乐得此一游也!
  
  从婆婆家出来,路过旧营,常看见山民撑着竹筏,在碧波荡漾的水库里撒网捕鱼,绿水清山,竹筏轻漾,“孤舟蓑笠翁”的意境悠然随波荡去。春日,梨花带雨,桃花流水,驱车路过,孩子们常常趴在窗前惊叹:“好美啊!‘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’说得就是这个!”
  
  的确,罗樟源水系峡谷幽深,森林覆盖率达到96%,冬暖夏凉,非常宜居。都说“熟地无景”,然而十多年来每次到大洲,看到的这软润的罗樟源水库都会心头怦然一动,看到她,就知道家就在前方。而出山时,车子穿梭在群山峻岭之中,到了罗樟源水库,眼前豁然开朗,一湾碧水,如大山的眸子,深情款款送你出山,等你再来,这是一种多么古老又美丽的期待啊!